去年在国内,曾经与一位尊敬的老师深聊过几次。每一次这样的深聊都让我感觉到,喧嚣的社交网络之外,还有那么多,那么饱满的智慧,等待我们去发掘。

联想到最近发生的各种事情,我把当时聊到的几点结论写在这里,希望对你有用:

第一,如今这个社会是讲究“实力”的社会。所谓“实力”,简单说就是科技和资本。除此之外的所有力量,比如人文社会科学的力量、道德的力量,都在飞速衰退。从内心出发,我们可以不认同这种格局,但作为普通个人,还是希望经历相对完整和美好的人生。所以,如果手里有一门吃饭的硬本事,会过得比较好。

也许这样说起来很无奈,但现实就是现实。个体的力量太微漠,无法直接对抗时代的洪流,也无法与外界彻底隔绝,但不必过分悲观,因为健康的生活不会100%屈从于时代的洪流。

(more…)

几年前,我从温伯格的《技术领导之路》中学到一点:技术人员往往更喜欢和机器打交道,因为他们“认为”自己更适合和机器打交道;但是,优秀的技术人员必须(也必然)具备好的沟通能力。所以,温伯格鼓励各位技术人员多加练习和其他人打交道的能力。温伯格的这个观点我是非常赞成的,好的技术人员一定需要“勇敢”面对他人,不能被“自实现的预言”局限在机器的世界里。

不过我也发现,“技术人员(当然我主要说的是软件开发人员)不适合跟人打交道”的负面影响不止于此,它还成了一种刻板印象(stereotype),进而影响到开发团队之外的人。这个问题其实很严重,它会导致其他人和开发人员沟通时自觉或者不自觉地切换到“和机器沟通”的模式上来,比如单纯依赖邮件而避免见面沟通,比如“你只管这么做出来就好了,别管我用来干什么”。以面向机器的模式来与人沟通,结果往往是完整的项目(而不是狭义的“软件项目”)割裂开来,皆不欢喜。

(more…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