按:2018年,一个偶然的机会,我以审校者的身份,参与到蒋楠先生翻译的《计算机简史》的过程当中来,并在这个过程中获益良多。今天这本书终于上市了,这是我的推荐序。

我始终认为,有一些课程是计算机专业本科应当认真教,却很遗憾没有做好的,比如软件工程,再比如今天我要说的计算机简史。

(more…)

托图灵诞生100年的福,去年出版了许多关于图灵的书籍。《图灵的秘密:他的生平、思想及论文解读》是其中的一本,前几周看完了,收获不小。说起来也惭愧,虽然自己学的是计算机专业,也知道图灵这个人,却不清楚他究竟做过什么,印象深一点的只有关于人工智能的“图灵检验”。看过《图灵的秘密》才弄清楚,图灵在计算机发展史上究竟作出了什么贡献,比如可计算性判定,比如通用图灵机,配合书中对他的论文的解读,又了解了他所处的时代和环境,以及他局限和所犯的错误。不过我最高兴的,还是通过阅读填补了自己知识结构中的若干鸿沟:原始的计算机都是专用于“计算”的,后来如何转变为能做任何事情的机器?大千世界的众多信息是怎样一步步进入计算机世界里,被表现和构建出来的?这些问题之前一直困扰着我,也找不到答案,看过这本书算是终于地摸到了答案,这本身就值得高兴;而且,填补断层有利于把所学的知识联接为统一的有机体,以后记忆和运用起来也更自如。

不过合上书本,也有遗憾:如果早能弄清楚这些问题该多好,在计算机科学中这些都应当是相当基本的常识,却需要花费这么多的周折,这么长的时间才弄明白。以前有位读中文的朋友说,老师在课堂上讲,《理想国》这样的书还有是什么好想的,直接买回来啃就对了。每每想起这句话,我都非常感慨:这位老师不一定有特别高水准,但至少在向学生推荐读本这一点上,他还算称职。相比之下,计算机专业在这方面实在差的太远了。一方面许多老师的知识水平不敢恭维,不过如果有好的教材供学生自学,这问题倒不算特别严重,偏偏在国内的计算机教育界既缺乏高水准的原创教材,也缺乏对国外经典教材的认知和推荐的气魄。情况真是再糟也没有了。

(more…)